2010-02-07

在後悔的同時不後悔

近來真的很累很累
吵過了哭過了怨過了也火過了
最後發現還是回歸平靜最好

心無罣礙 無罣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

回到平靜 什麼都沒有
什麼都不會怕
人便會幸福

人便是因為有七情六慾才會痛苦
有痛苦才有苦集滅道
終歸都是自找的

很後悔很後悔
當初沒有做錯決定
今天就不會有如此後果
很後悔很後悔
一時的蒙蔽
讓我做錯了決定
當我發現我根本不該走這條路的時候
一切都已經太遲
對方心中的牽絆將我一層一層的包裹住
好痛苦好痛苦

小鳥的翅膀被綁著 不盈一握的自由如此就被捏碎
鳥籠的束縛令小鳥受驚、窒息
恐怖的感覺襲來

想逃走,卻又怕對方傷心
只好勉強自己迎合
等到再忍受不了的時候
卻發現束縛又再多了幾層
就算逃開了
還有小小的鐵鏈連著
根本就不能完全的遠離

等到小鳥不斷的掙扎
鐵鏈突然斷開了
在小鳥以為從此自由的時候
卻有人不斷的想將小鳥推回去
不斷的反抗
也是徒然
因為那人在小鳥心中實在太重要了
為了不弄傷那人
只好發出弱小的叫聲
可是那人都不明白


小鳥是我
我是小鳥
別人不會明白自由對我來說是多麼的重要
也不會明白我心中自由的標準又有多麼的嚴格

父母的束縛
我會聽從
因為那是有血緣的,是至親,是出自無償的愛
所以我甘願的接受

長輩、規則的束縛
我會聽從
因為那是為了各位,為了秩序,為了和平
所以我也願意去守

可是為什麼我非得受一個沒血緣,沒關係的人束縛?
這個束縛不只擾亂我的秩序,騷擾我的生活
更讓我感到毛骨悚然

或許開始是有喜歡的感覺沒錯
正確來說就只得一、兩天
轉眼就被消磨殆盡了
接下來的便是冷靜、理智
當對方自認為很大家都很高興的時候
我心裡根本沒有多大的起伏
只覺得這人很傻

我不是普通的女孩子
一般會令女孩子高興的
我都覺得很討厭
對方從來都沒有做對過
也沒有覺得自己的方法不對
就是這樣
不斷的討好變成了不斷的騷擾
只覺得無限的煩厭

也很討厭不乾脆的人
第一次冷戰的時候
我其實是無限的歡樂
對方卻歪曲成內心的掙扎
然後繼續的糾纏
當你以為事情都過去的時候
又再次的回到原點
如此不清楚的關係
叫人無奈又討厭

積怨經過一次又一次的對話加深
與對方說話已經成為一件苦差
因為你永遠都想不到他接下來要說什麼
為什麼每次都會回到同一個話題上
雙方的溝通根本就連不起來
感到不耐煩了
然後便開始迴避
心想可以令對方知難而退
他卻又追上來
想說的只有一句.....難纏

什麼人性,什麼夢想,什麼心結,什麼祕密,什麼傷疤
講過很多很多感性的說話
說真的
我都記不起來
那時除了裝作明白,都不知道要做什麼
可能是真的,但是虛假的不真實
總覺得在電視上見過
又不敢戳破
點點頭 做成一個明理的錯覺
其實一點都不明白
還覺得很搞笑

自己的禮貌和理性
為對方做成了很多不必要的幻想
現在想來
除了後悔自己沒有殘酷的開口說明以外
就是給對方的一句對不起
很後悔很後悔
後悔令自己難過,令對方有希望

但這些都是回想
後悔該後悔的
然後想辦法
去令自己好過一些

將有關對方的東西都刪走
遠離
我不想去接近
不想去記起這段麻煩的回憶
然後漸漸的忘記

我認為這樣很好
當雙方有接觸的時候
大家都有心結
一觸及這個核心的時候
大家都尷尬
及了不讓大家不小心觸及這個逆鱗
最好的方法就是不把雙方放在同一個空間裡
同時也避免了舊患復發

像那晚所說的
曾經要發展的兩人發展得不順利
根本做不成朋友
再見亦是朋友只會在虛構故事中出現
現實中的人有心結
不是成了仇人便是陌路人

我本著不要為自己增加仇人的原則
選擇了陌路人這條路
可是如果偏要推回去朋友的狀況
我不介意多兩個仇人

讓這段關係結束
最好的方法便是讓它自然淡忘
如果偏要搞清楚
或許只是弄巧成拙

我圓對方最後一個心願
算是為對方的付出做了補償
或許補償和付出不是對等的
但我能做的只有這麼多
我不後悔
也不認為自己有錯

旁人說我太冷淡
為什麼就不說對方太熱情?
在旁人的眼中只覺得對方很好
我的冷淡是負了他
為什麼就不想想我喜不喜歡?
收下禮物是禮貌
總不能當眾拒絕吧?
尊重別人這點基本的常識我還是有的

人家對我好,我很高興
可是當這個好是要求我回報的話
我寧願不要,不要付上任何責任
當我知道你真的不求回報的時候
我自然對你好
但當你要求我給你一個名份的時候
便是為自己的好要求報酬
那是威脅
答應的是獎賞
不答應是道理
得到了獎賞卻繼續要求可是會物極必反的

可能你會說人家沒有要求太多
但是如此的積極進取不就是以行動要求了嗎?
口講和行動不一定是一樣的
請記緊

總之
我認為自己除了給予了對方一個希望之外
其餘的都沒有錯
為此
我以為對方完成最後一個心願補償了
就算當初拒絕的話也會傷害對方
因此令對方受到傷害
也是早晚的事
而我自己為此事而受的責備
感到的麻煩
相信不比對方受的傷害少
在利益平衡方面是對等的
所以請不要叫我做任何事去彌補

最後
我不介意被人說是負心人
是冷血無情
這是旁人的觀點
我自己也受夠了被這種關係折磨
只要不把我推回去的話
怎樣都可以
我只是不想再接近產生問題的源頭
謝謝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看到URL會知道我是誰吧?
加油喲孩子//
撐你(Y)
<%plugin_first_title>搜尋欄<%plugin_first_title>
<%plugin_first_title>RSS連結<%plugin_first_title>
<%plugin_first_title>連結<%plugin_first_title>
<%plugin_first_title>加為好友<%plugin_first_title>

和此人成爲好友

Powered by FC2 Blog